酿茶煮酒醉拈花

图个开心。

 

【周叶】逐日(中短|FIN|HE)

1.原著背景设定。有私设。
2.死亡梗。
3.ooc慎*3
4·真的是HE

>>>

叶修的灵堂一如他人,是沉寂的黑色。灵台上跳动的烛火闪烁在一室空旷,意外的映衬的蜡烛后照片上的那人面容柔和了三分。

平时总是挂着嘲讽笑容的唇角勾勒出清浅的弧度,眼睛里还倒映着点点橘色。是一贯的懒散和生动。

和往日一样。

叶修最终死于肺癌。

这并不是听起来让人出乎意料的死亡方式。毕竟这人活着的时候就一直不要命似得抽烟,周身上下无时无刻不笼罩着淡淡的烟味。有时候熬夜久了,推门而出的陈果甚至会产生叶修周边三米以内都环着一圈白色仙气的错觉。

【叶修,你丫迟早得死在抽烟上。】大家都这么说。


可没有人想到会这么快。

快到仿佛昨天还有谁一边拉着队伍抢boss一边恬不知耻地嚷嚷年轻人该学会尊敬前辈。下一瞬间就只留下凄冷的灵堂,和安静地躺在兴欣抽屉里的账号卡君莫笑。

以及他关于荣耀的所有传说。

这家伙就这么走了?黄少天直到上香的时候还是觉得有点恍惚,内心模模糊糊偏不敢相信这事的真实性。

按照以往叶不羞的尿性,下一瞬他就会从某处跳出来也说不定。

——顺便群嘲一下因为他的离去而一脸凝重悲伤的众人。

一定是这样没错了。黄少扫了一眼叶修的遗照,又匆匆收回视线,拧紧了拳快速转身。不行不行不行,表情有点不受控制,一会让叶修撞见了不知道要怎么揶揄自己,还是赶紧避开的好。

这么想着转过身来,却正对上下一个祭奠者。

青年穿着黑色的正装,左边口袋上挂着进入灵堂时苏沐橙分发的白色纸花。西装笔挺衬得他身材格外修长。似乎因为等待上香的过程有点久,他此刻正侧着头,目光停留在灵堂两侧的花圈上,神色茫然。

“周泽楷?”黄少天眉毛一挑:“你也赶过来了?今儿不是轮回比赛日么?”气氛使然,他难得言语精简,声音也压得极低。

岁月不饶人。他们这一批曾经的黄金一代也步入了预备退役的行列,这一场季后赛,也许就是他们职业生涯中的最后一次。能否第三次被选入国家队更是未知数。

长江后浪推前浪,更新速度比其他行业更快的电子竞技行业,又有几个人能像叶修一样征战到30岁?

这个人,为荣耀书写了太多传奇和不可思议。

也正因为知道自己生涯将尽,诸位老将将这最后一场季后赛看的格外重要。

而此时正是季后赛的高潮。暂列第二位的轮回此局客场对战雷霆,输赢未定。

被黄少天询问召回意识的周泽楷转了回来,漆黑的眼眸闪了闪,目光越过身前的黄少天扫了眼烛后的照片。

“嗯……一样。”没有江波涛在身旁,周泽楷的话一向是不易被黄少理解的。可这一次,他听懂了。黄少天没再说话,只轻轻侧了侧身,让周泽楷上前。

季后赛。蓝雨对战霸图,今天。

黄少天向远处看了看,静静坐在那里的一如既往黑面神一般的是已经退役的韩文清,以及他身边环绕的,霸图众人。

都来了呢。这些家伙们。

轮回,霸图,蓝雨,雷霆,烟雨……熟悉的不熟悉的,年轻的退役的……还有一直哭个没完的女老板带领的兴欣众人……

黄少忽然觉得自己刚有些清醒的意识又有点模糊起来。

也许……叶修这家伙……是真的死了?……


>>>

捏着三根香在蜡烛上晃了晃,红色的亮点很快染上了香的一端。明明灭灭,倒像极了叶修平时叼在嘴上的火光。

叶修一向是将烟叼在嘴上的。即使不点燃也一样。而周泽楷见过一次例外。

那是在世界征战赛之后。向来不擅于娱乐活动的周泽楷找了个透风的理由从庆功会上离开一会,顺着曲折的长廊无意间撞入了那一幕。

在席上没能以职业选手为幌子逃脱被灌酒命运最后只能尿遁的某人正坐在长廊的角落,灯光斜射过来刚好能照亮他的手指。周泽楷看不清他黑暗中的脸带着什么表情,只看得出那人似乎正对着手中的烟卷愣神。

已经点了的烟卷燃成长长的烟灰,暗红色的光点还在一寸寸下移。

明明伸手可及,却偏偏觉得怎样都靠近不了。

周泽楷平时在荣耀赛场上的感觉忽然涌上心头,促使着他不由自主地向前跨了两步。

许是听见了脚步声,叶修侧头望了过来,眯着眼细细辨认逆光的身影,轻笑起来:“呦,是小周阿,也跑出来了?”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燃尽的烟头按在窗台上,随手又抽出一根来。

周泽楷动了动唇,却没发出声音,只看着他熟练地将烟点燃,依旧不抽,光是看着。

就那么看着。

周泽楷其实记不清那天晚上他们究竟在长廊上站了多久,但他记得他一直停在那里,看叶修一根根将烟点燃再一根根任它们熄灭。直到某根燃尽后再没了后续的动作,他才小心地开口“……前辈?”

回答他的是叶修轻微的鼾声。

那是他第一次看见叶修喝醉的样子,也是最后一次。

将手中的香插入香炉,周泽楷的视线还是投向了那张照片。照片中的人比平日里看起来消瘦不少,没了虚胖脸便和家属席上站着的那个青年愈发像起来。只那唇角带着嘲讽的弧度能让人一眼肯定他是叶修无疑。

叶秋说叶修本是嫌弃自己瘦叽叽的样子的,这照片是在强烈要求使用叶秋的照片作遗照被各方人马训了一番不许其说不吉利的话后自己偷偷叫了小常照的。

彩色的,还有医院的墙作背景,不伦不类的遗照。

周泽楷手指动了动,落上了那人静止的唇角。


>>>

第一次听说叶修的名字是在关于荣耀的一本杂志上。那个时候他还叫叶秋,挂着的是嘉世战神和荣耀最有价值选手的称号。在采访里回复的自信有力。

彼时周泽楷才刚着手玩那游戏,瞄着书页上印着的战神一叶知秋,鬼使神差地就创建了个战斗法师。

周泽楷一直都是有想法的人。他说的越少,做的就越多。大大小小,每一件都为了自己的目的努力。

加入轮回训练营是在第三赛季结束之前。他指挥着手中的战斗法师做些最普通的日常训练。冷不防听见背后有人“咦”的惊叹。

周泽楷下意识朝声源望去,是个陌生的面孔,年纪不大,正一瞬不瞬地地盯着自己的电脑。

“你手速不错,反应能力也挺快的,不过不适合战斗法师这个职业。”那人见他回头便从屏幕上撤回目光与他对视,语气轻松,眼神却是认真。

周泽楷轻轻皱眉,还没考虑好该说些什么就看见轮回战队里的正式队员张益玮一路嚎叫着跑来“叶秋!你跑我们轮回的训练营来干嘛!别带坏我们的下一代!”

叶秋?周泽楷心念一动,不由再次打量面前这个正被张益玮扯着袖子往外拽的少年。似是感受到他的目光,叶秋在顺着张益玮的力道往外走的途中又扭回头来:“试试神枪手。你应该适合。”

周泽楷愣了愣,余光瞄过停在屏幕上的战斗法师。“……谢谢,前辈。”


大概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对那个走了很远还听得见【你们轮回的新人真是乖阿,比蓝雨的小孩强多了……】的传说中的战神生出了一丝少年人特有的不服输的挑战心思和隐隐的崇拜。

然后一路向前。

加入轮回战队。
第五季的最佳新人。
第八季的冠军。
第八季的MVP。
第九季的冠军。
第九季的MVP。

有人开始叫他“荣耀第一人。”
更多的人叫他“神枪。”

他早就开始真心爱上荣耀,也可以打出漂亮的胜利,也学会了为了胜利全力以赴。

可他在最开始追逐的那个人却意外地选择了离开。

第七赛季轮回对嘉世的最后一场是嘉世主场。从上个赛季便一路下滑的嘉世最终败在了轮回手中。

赛后记者会结束,周泽楷和队友退场,远远看见有人在嘉世的观众席上,朝着赛场的方向坐着,观众早已离去,只剩下遍地还未来得及打扫的垃圾和粉丝因为愤怒甩出的矿泉水瓶,空空荡荡的场地只坐了他一人,像是叶秋,又或许,不是。


>>>

古时候有一个人向往太阳,便给自己用蜡烛拟着鸟翅的形态造了一双翅膀。他挥舞着它们越飞越高,越来越接近他梦想的光源。可就在他靠近的那一刻,蜡终于融化干净,那人从最高处狠狠摔了下来,粉身碎骨。

>>>

手指沿着唇角向上,抚摸到了眼睛。

前辈的眼睛是很好看的,睫毛长长的,光是想象就似乎感受到了那毛茸茸的触觉。

不管是玩笑还是嘲讽,打荣耀的时候也好,看着别人的时候也好。永远蕴含着一丝认真的眼神。

【小周阿,很不错嘛】

【继续努力阿,再过几年应该就能赶上哥了】

【像平时一样发挥就好……别被黄少天影响。】

【有哥在,必须赢阿。是吧小周?】


照片上修长的手指微微颤抖起来。

【没我在你们不寂寞?】

【我说小周,啥时候退役?不如来跟哥混吧?不是让你抢boss,别听他们瞎说。他们那是嫉妒。】

双手的颤抖愈发剧烈起来,它们不受控制地抓起那张照片,狠狠地甩在地上。

玻璃与地面接触发出清脆的破碎声,透明的碎片四溅开去,周泽楷突来的暴躁一瞬间震惊了众人。

他停不下来。

双手剧烈颤抖着去碰撞灵台上每一件物品,蜡烛倾斜点燃了台上铺衬的深色布帘。

周泽楷大口大口喘着气,胃部瞬间剧烈的疼痛让他不得不弯下身来,发出痛苦的干呕。眼睛酸涩着似乎要流出眼泪却偏偏什么都没有,他努力睁大眼睛,喉咙一阵发痒,产生了剧烈的咳嗽。

忽然退役是第一次。

这是第二次。

叶修的不告而别。


>>>

“小周,没事吧?”伴随着温润的女生,一只纤细的手拍上了周泽楷的肩膀。

青年回神,手中的香已经点燃了有一阵,正向下落着烟灰。

他冲苏沐橙摇头示意,目光微敛,将手中的香插入香炉。

【别带坏小周,小周最乖了。】

叶修抬手摸了摸周泽楷看起来十分柔软的头发,【等轮回打决赛哥去看你阿。】


周泽楷转身离开了灵堂,没再去看遗照中的那个人。迈出殡仪馆的一瞬,阳光铺天盖地袭来。有些让人睁不开眼。他抬手覆上自己的脸,忽然就明白,有些东西早就在时光中发酵,酿出了自己都未曾预料的结果。

可惜,太迟了。

>>>

古时候有一个人向往太阳,便拟着鸟翅造了一双翅膀,他挥动着它们越飞越高,距离他向往的光源越来越近。可是就在下一瞬,太阳消失了。他失去了目的地,只一直一直在天空中飞动着,迷茫却无法停止。







【喜欢be的,到这里就可以停了。下面是甜】



>>>

周泽楷猛然睁开了眼睛。床头的台灯仍亮着发出柔和的光,昏黄色的,像是蜡烛。

意识清醒过来的周泽楷坐起身来,身下的床因为他的动作太大发出了轻微的声响。

模糊的灯光下,红色的中国队队服仍整齐地叠在椅子上,从床上望去,依稀可以看见背后是个折了一半的7。

像是想起了什么,周泽楷迅速翻身下床,也顾不得穿好外套,拉开房门一路奔到了挂着【领队】二字的房门前。急切地拍了上去。

心跳声在耳边不断放大,大到他听不见门里是否有脚步声,只能一瞬不瞬地盯着房门。

直到那人顶着乱发出现,嘴上还叼着抽了一半的烟,在看清门口站着的人以后脸上浮现了点惊讶的神情,眉毛一挑,含糊地说道:“小周?还没睡?这可不好,学学你隔壁的张新杰大大……”

叶修的话没来得及说完,周泽楷已经伸手从他嘴中夺下了烟卷。犹豫几秒,又伸长手臂将他圈了起来。

“小周?”叶修难得有点感觉莫名其妙,这都第二次打世界赛了,莫非这孩子还紧张?他沉吟片刻,终是选择抬了抬手,摸上了比自己还高几厘米年轻人的头顶。

“……前辈”,周泽楷的手臂又紧了几分,将头埋在了叶修的颈窝,声音闷闷地传出来“……抽烟不好。”

……
……

叶修表示,现在的年轻人思维很跳跃,队伍越来越不好带了。



【真·END】





闲聊:

本来只是想写一个略微黑化的痛苦哭泣的小周,没想到脑洞一开有些收不住了,鬼扯出了这么一堆莫名其妙的东西来。

私下觉得如果小周其实一直将叶修当作一个大神级的前辈,当作对手或许也不会产生什么复杂的情感,但当他看到叶神除了无所不能攻无不克的一面还有寂寞,还有无奈,再加上惺惺相惜和那份一直追逐的执着应该才是情感发酵的根源。

总之,其实纯粹是为了写死叶神顺便虐虐小周【笑】,这篇不知所云的东西如果有大大愿意看完就万分感谢了。【鞠躬】

ps.要发之前才发现和一位画手太太撞了下梗,希望太太和各位不要建议。【再次鞠躬】
pps.下一篇想写韩叶的abo,2333


  144 6
评论(6)
热度(144)

© 酿茶煮酒醉拈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