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茶煮酒醉拈花

图个开心。

 

【韩叶】Before Tomorrow 明日以往(ABO|中短|FIN)

1.架空,双A,强强
2.国家特工设定,有私设
3.ooc慎*3
4.斯密斯夫妇既视感


>>>

叶修伸出舌舔了舔唇角。意料之中尝到了血特有的金属味道。细小的伤口因为唾液而泛起一丝微痛。

四周的血腥之气愈发浓重起来,甚至连呼吸到身体中的空气都让人感到粘稠不堪。

与这空气一起沉重起来的还有身旁某人的呼吸声。

他保持着向前瞄准的姿势不变,只用眼角余光快速扫了眼身边不远处的男人。

韩文清墨色的衣服此时布满褶皱,有几处可以看出是被血浸透的暗黑。看上去打理的干净整洁的脸上现下混合着汗水和灰尘,倒是难得一见的狼狈——虽然二人本就极少见面。

瞄准镜中仓库外的草丛忽然轻微一晃,像有风抚过。叶修手指下压毫不犹豫扣下了扳机。

枪声之后是什么物体倒地的轻响。

“最后一个。这一波应该是结束了。”叶修这次大咧咧地侧过头来看向另一边墙角仍保持警戒姿势的男人:“你感觉如何,韩队?”

“嗯。暂时安全。但不能放松警惕。”韩文清目不斜视,声音一贯的低沉却又参杂了几分不易察觉的喑哑。

叶修低笑起来:“你知道我没说这个。”瞄到黑面神阴沉的脸色他嘴角不由得又上扬几分,“控制住阿韩队,这儿可没有供你发情的Omega。”


>>>

对于韩文清来说这座废弃的军火仓库中此刻充满了Omega强烈的信息素的气味。那是由军方专门研制出来的包含了发情期Omega特殊信息素的信息弹。因为造价甚高所以通常用于干扰精英部队。

“连信息弹都用上了,出手还真大方。”相比较韩文清的压抑,叶修却是丝毫不受影响。

经过青春期却没有觉醒任何体质,嘉世的叶修一向被人认为是Beta,甚至是最弱的那一种。因为他连基础的信息素都稀薄到几乎可以无视。但也同样因为如此,叶修比寻常的Beta更不易受到信息素的影响,不论是Alpha亦或是Omega。

“废话真多。”韩文清努力压抑着从下腹涌起的躁动,脸上倒是面不改色,“有功夫不如赶紧想想怎么出去。”

叶修未置可否,抬手看了眼腕上的手表道:“距离日落大概还有7分钟。天黑以后他们的进攻会暂停一段时间。我们可以在那段时间里冲出去。守住,我去后面看看有没有废弃的军火可以拿来用。”


>>>

霸图和嘉世对峙有多少年,叶修和韩文清就对峙了多少年。在从彼此争斗,熟悉甚至产生惺惺相惜之意的近十年间,韩文清从未想过会有一天和自己的这位老对手并肩作战。

也从未想过被称为“战神”的叶修会同现在这样脸色苍白,脚步虚浮,一路跌跌撞撞地向自己摔过来。

“怎么回事?”韩文清可以嗅到叶修身上裹着浓重的Omega气息,不同于之前的信息弹,是新的未经加工的原生信息素的混合。

“失算了。这里面不是废弃军火库,是生化仓。难怪他们宁可用昂贵的信息弹。这里的东西哪一件被炸废都够他们心疼一阵的。”对面的男人靠着墙站稳,一手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支烟来叼进嘴里,“不过仓库里间有个氢气桶,可以利用一下。”

韩文清皱皱眉头,语气急躁几分:“你怎么回事?”他可以感觉到自己原本被压抑住的情欲又在蠢蠢欲动,大量诱人的气息正源源不断地从叶修周围散发出来撩拨着他的神经。

“里面有未密封的信息素。我沾上的太多可能是要觉醒了吧”叶修语气漫不经心像是事不关己,“你猜猜我会是Omega还是Alpha?”


日落。

仓库里本就阴暗的光线此刻也已经被黑夜吞噬。秋天的夜晚来的迅速而突然。仓库每个角落都仿佛埋伏了未知的危险。安谧而寂静。

谁都不知道下一批杀手何时会到达。

叶修勉力使自己不顺着墙滑坐下去,一边唤住向后走去的男人:“韩队?”

“点燃氢气桶。现在。然后想办法联系嘉世,你需要特殊看护。”无论是觉醒为Alpha还是Omega现下都不是一个好的时间和地点。

“你等会儿。韩队。老韩!”

他的叫声没能停止韩文清的脚步,他甚至已经看到韩文清握枪的小动作。无需太多。只要制造一个小小的火花。

叶修终是笑出了声:“得了老韩,别告诉我你还不知道到底是谁在对我们动手。”

一缕清新却冷冽的海水气味猛然穿透层层甜腻的Omega气息扑面而来,韩文清不由脊背一直,这种味道拥有着和自己不同的强势,互斥却又充满着诱惑,让下身肿胀的越发难受。他抿抿唇,清了清干涩的喉咙:“Alpha。”

脚步未停。

身后传来利器破空之声,韩文清凭借着身体直觉下意识的侧身闪过,亮光一闪,一把利刃划过他的脸颊。下一瞬叶修的手臂已经牢牢卡住他的脖颈。

后背狠狠撞到墙上,韩文清抬眼看向正用匕首抵住自己的脸色苍白的男人。看他轻扯嘴角勾出一个略带嘲讽的弧度:“先是毫无理由被指派了同一个任务目标,然后是任务途中下属的无故失踪,再到被专业人士一路追杀——”

匕首向前送出两分,叶修靠近男人依旧毫无表情的雕塑般刚硬的脸,比自己更为强烈的Alpha气息让刚刚觉醒的他感到了一丝不适和莫名的躁动。

“也就是说,一我们会因为任务目标相同而自相残杀,二就算我们彼此放过也有专业的送我们上路。”

“这么费劲心思想要我们回老家的人,会是谁呢。你怎么认为的,韩队?”

话的最后,声音压低,裹着Omega气息混着Alpha的信息素让叶修现在看起来诱人而充满情欲。

拿匕首的手突然被人握住,叶修下意识抬起左手格挡却被对方捉了个正着,韩文清抢在他反应之前抬腿踢在叶修的小腹,手下用力,带着叶修一个翻身,双手扣着手腕上拉,右腿挤进叶修双腿之间,用身体将他箍在了墙上。

韩文清注视着叶修带着点笑意的眼睛,眉头一紧,俯下身将唇压了下来。

并不是个平和的亲吻。

韩文清用牙齿男人干涩的唇上撕咬,忍受着对方同样凶狠的回应,有血腥味从唇齿交合间过渡到彼此的口腔。

舌探寻到另一个存在很快纠缠在一起,急促的呼吸交杂着暧昧的水声响在寂静的仓库。

韩文清腾出右手慢慢抚上了叶修的腰。在背部略微流连然后探进了衣襟。

直到冰冷的触觉再次抵上韩文清的喉。

叶修手下用力,迫使紧贴的唇与自己拉开一段距离,略带喘息的嘲笑:“怎么了韩队?信仰破灭所以绝望的自暴自弃了?”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做了这么多年的队长,知道了太多不应该知晓的秘密的他们是不允许活下去的。

不管是霸图还是嘉世。都不允许。

这场任务从一开始就是嘉世和霸图联手设下的圈套。

自己打造出的利刃总要自己毁掉才安心。

韩文清出人意料地挑起唇角,学着叶修的模样笑起来:“彼此彼此,叶队。”

下一瞬他猛地探过身来,任刀刃在自己脖子上留下一道血痕,再次恶狠狠咬上了叶修的唇。


>>>

像两只野兽一样纠缠。

韩文清再次将叶修压制在身下,抬手扯掉他已经摇摇欲坠的皮带。军裤滑下,叶修的欲望已经直直挺立顶起了内裤。

韩文清贴近身下滚热的身体,手掌毫不犹豫的覆上那处,感受到对方猛地一激灵,侧过头吻上在刚才的打斗样的纠缠中咬成一片红紫的锁骨。

手指进入的一瞬叶修发出了一声闷哼,Alpha并不是天生的承受体系,虽然情动,但后穴却依旧干涩。异物的进入让他直觉排斥,抬起腿用膝盖向韩文清腹部顶去。


“放松。”韩文清声音嘶哑,汗水顺着脸颊慢慢滑落低落在叶修裸露的肩上。认真而轻柔地用手指扩张着身下人的紧致。

从叶修的角度看去韩文清皱着眉的脸严肃而郑重,和对待敌人简直是同样的神情。他不由将头压在韩文清肩窝,一抖一抖的忍笑。

“笑什么?”

“……我想起来我曾经和属下打赌说你在发情的时候是不是也是一张死人脸,现在看起来应该是哥赢了……阿!艹!”

火热的坚硬代替了手指在突然间顶入了体内,引得叶修一阵战栗,伴随着痛和道不明的刺激,韩文清霸道的信息素笼罩过来,混合着叶修的气味渐渐冲淡了原有的Omega气息。


暧昧的气味弥漫,叶修轻声呻吟着承受韩文清的冲撞,手指插入男人的发间与被汗打湿的黑发纠缠。

寂静的四周突然响起夜莺的哀鸣。隐隐的直升机发动机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韩文清仰起头与叶修交换一个吻。

差不多了。
那些无色无味的气体散布并不需要多久。

压抑着声音一同发泄出来,叶修从迷蒙的情欲中渐渐恢复清醒,韩文清的喘息还在耳侧,并不满足地用唇擦去叶修脖颈的汗珠,然后缓缓上移含住通红的耳垂。

叶修放在男人腰侧的手慢慢移动,摸索到别在上衣口袋中的枪。

夜色是最好的包容者。

迷失吧,放纵吧,在爱情未至之前。
沉沦吧,堕落吧,在明日没到之前。

枪口瞄准了被遗落在地上的未点燃的烟卷,纤长的手指扣下了扳机。


>>>

“特工6组报告,C区已经爆炸。我方有部分人员伤亡,仓库中并未发现疑似目标的尸体。是否继续追踪请指示。OVER。”


【END】






唠叨:

终于把这篇卡的要死的ABO产出来了。打到中途手机居然还自动关机,还好有临时保存,不然真的是要哭死了。

文中设定的Beta也是有基础信息素的不过特别特别弱。另外,嘉世霸图什么的纯粹是国家设定,不要和战队对应哦。

感谢看完的各位大人们,不要嫌弃肉少,就当午夜加餐吧【笑】【鞠躬】

ps.伞修he文酝酿中,还有一篇喻叶古风,预计是长篇……

越到期末脑洞越大的老花。敬上


  151 21
评论(21)
热度(151)

© 酿茶煮酒醉拈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