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茶煮酒醉拈花

图个开心。

 

【拟物】听说叶不修要相亲

1.全员拟物化,注意避雷
2.OOC慎
3.叶神中心向,这东西真的分攻受吗。


>>>

【20XX年 7月 18日 6:30AM】

叶修在一阵熟悉的寒意下从睡梦中惊醒。

睁开双眼,入目的依旧是悬在自己额头的本应该用来击打闹钟顶端闹铃的小铜锤。

“早上好新杰。”叶修懒洋洋道,伸手从头上拿下名为张新杰的闹钟。

(早上好叶修,今天你比昨天早起了三十秒。)闹钟张新杰实在是钟表界的典范,从买来起至今十年整,日日夜夜一秒钟都没有差过。如果钟表界也有劳模奖叶修一定推荐张新杰,谁不同意就派它上门连续三天叫那人起床。

说话间叶修已经从床上翻身下来,趿垃着拖鞋一路向卫生间走去。

由于闹钟张新杰的良好作息使得叶修不得不按时早起,导致每周都有那么几天睡眠不足。没办法,张新杰晚上睡的比叶修要早很多,没办法监督他早睡。

半梦半醒晃到客厅,叶修脚下没注意,只感觉被什么一绊,下一瞬,放在客厅里的液晶电视就自动开启,播放起了早间新闻。

“卧槽!!”电视机黄少天显然对自己在睡梦中被突然开启十分不满:“叶不修还有没有点人性啦!昨晚打游戏到半夜吵得没法睡!大清早还踹我电线!!是不是人是不是人?!”

话唠的电视机显然也吵醒了其他“人”,未等叶修开口,居高临下的空调楚云秀先插进话来:“别扯淡了黄少天!昨晚叶修是戴着耳机来玩的,分明是你自己想等他睡了再睡!”

干净利落一针见血。电视机黄少天气愤却无话可说,只闷闷地在一旁加了二倍速不停换台。

经过这一出,客厅里的“人”大部分都醒了。

先是冰箱“嗡”地一声弹开了门,冷藏室发出柔和的橘色灯光。随后是吸尘器,一丝不苟地沿着墙角运动起来。

叶修揉揉头顶的乱发,抬手抓住了一边向他飞来,一边还嚷着:“叶修快来受死!”的剃须刀孙翔。

迈到冰箱门前,叶修合上冰箱门,:“先不喝牛奶,小周乖阿。”安抚性地拍拍冰箱顶,明显感受到掌下微微震动了几下。

话少又听话。要是都这样多省事。叶修瞄了眼手中仍在挣扎的剃须刀,如是想。

“还有你阿老王,不用现在就开始打扫吧,你昨晚才打扫过的!”

这些家伙的名字全部都是自己取的,既无商标又无厂家,叶修光是分清然后记住各个的名字就花了一段时间。

因为这些名字实在是太拟人化了。最后叶修不得不连着用途一起记忆。

比如,吸尘器王杰希,再比如,笔记本电脑喻文州。

(不行。一夜的灰尘又落下来了。)吸尘器王杰希挥了挥吸管表示反对。

“那你随意,我去冲个凉。”

(阿——)叶修话音未落,厨房里已经穿出了电饭煲戴妍琦的尖叫(肖时钦大大又要见到叶修的裸体啦!!上啊肖大大!!!)

虽然这段话听上去奇怪了点,但实质也没什么错。毕竟话中的肖时钦是叶修家的热水器。

太阳能的。

>>>

【20XX年 7月 18日 7:15AM】

叶修从卫生间出来的瞬间,客厅里聚集在一起正商讨怎么神鬼不知地消灭肖时钦讨论组瞬间分散归位。为了掩饰,电视机黄少天还专门找了个正在吹口哨的频道。

主人公倒似没察觉,开了冰箱取出牛奶和面包,顺带抚摸下兴奋地灯光一闪一闪的小周。然后走至厨房,把面包片扔进了微波炉。

冰冷的面包片让微波炉方锐一个激灵,不由吐槽道(叶修你能不能专业点?!有用微波炉热面包的吗?!你也不嫌难吃!我都要吐了!)

习惯性地对这些话过滤,叶修把空盘子连牛奶放在桌上:“行,往这吐阿。”说着指了指盘子。

高空弹射,这是微波炉方锐的绝活。

(叶修先生)笔记本喻文州坐在吸尘器王杰希身上奔来(昨晚你睡了以后我帮你把那个BOSS给杀了。现在有些没电了,请问我的充电器在?)

喻文州作为笔记本电脑实在是网络高手,上至编程,下至网游,无一不通无一不精,乃天然外挂。

叶修对外挂点头:“可能是在卧室吧,一会让张新杰拿给你。”

拿走电脑的充电器以胁迫叶修早点睡觉是张新杰每晚必做事件之一。

早饭进行中,门铃突然响起。洗衣机苏沐橙提醒道(叶修门铃响了!今天有谁要来吗?)

拿着面包的某人认真想了两秒,恍然道:“哦,想起来了,我妈说今天带相亲对象来,这么早阿。”

……
……

(叶不修/叶修/叶修先生你说什么?!!!)

客厅厨房一片震惊声。连浴室都传出了肖时钦和孙翔的声音。

黄少天更是激动之下一口气跳了六个频道。楚云秀干脆把气温调到最低以冷静众“人”。

不过这一切的混乱叶修都不知道了。

他穿过走廊,随手拉开了门,丝毫不介意自己还穿着居家服。

门口站着的正是一脸气愤的叶母。她身后,跟着一个身材挺拔,一脸严肃的年轻人。

他打量了一下叶修,嘴角隐约似乎上扬了几分,伸出手来:“你好,韩文清。”

————



(我可怕的脑洞。灵感来自白饭如霜家电总动员。应该没下文惹。。。_(:з)∠)_)

  671 63
评论(63)
热度(671)

© 酿茶煮酒醉拈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