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茶煮酒醉拈花

图个开心。

 

【天师】日伏一妖(系列|短篇|FIN)

1.捉妖天师设定,私设有
2.叶神中心系列*
3.OOC的我都不认识他们*
4.此篇刷小周
5.其实是逗比文



非鬼亦非仙,一曲桃花水。

>>>

城南来了个天师。
这消息和着春风很快飘散了整个花城。

要说天师其实没什么特别。花城城如其名,以花为盛,一年四季,常开不败。而自古妖灵,花妖居多。不论真假,总有天师道士接连不断地奔赴花城。

见得多了,花城百姓也就见怪不怪。

却偏这一位与那些个瞧着便不同。

没有道袍也就罢了,连白衣外都罩着一层红色,打眼望去倒是显眼,可哪有一点飘然出尘的仙人气质。

加上走路也懒懒散散,还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儿。

真是什么人都能做天师。卖菜的王大娘瞧着那人远去的背影,撇撇嘴。

正处芳菲,花城开满了桃花,有不少酒家摘了花瓣酿成酒叫卖。

叶修随手拎了一壶,将银子丢在桌上。桃花酿取得风雅名字,盛酒的瓶子自也好看,白瓷若玉,拔开瓶塞便有扑鼻的香气。

“不错不错。”叶修摇摇手里的酒,听得一阵哗啦啦水声,满意一笑,这才回过身看向从出了酒坊就一直跟着自己的白衣少年。

“兄台有事儿?”眉梢一挑,:“我可没听说过喜欢尾随天师的妖。”

对面那妖一愣,似也没想到被看穿了身份,有些局促,终是犹豫着开口,大抵因为不常说话,嗓音虽清澈却略带嘶哑。

“……是我的。”

手指指的是叶修手中的白瓷酒瓶。

哦。桃花妖。叶修恍然。


>>>

自那日起,桃花林下就多了个穿白衣罩红杉的天师。

桃花妖脱离本体和他一同坐着。他话少,就一直笑眯眯地看那人喝酒,听那人哼乱七八糟的小曲儿。

喝的还是桃花酿,似乎丝毫不受周围一圈桃花妖们的怒气影响。

“有名字没有?”叶修问这话的时候酒酣三分,眯着眼倚在桃花妖本体树干上似睡非睡。有花瓣落在脸上也懒得伸手去拂。

桃花妖看得好笑,伸手帮他摘下,侧头想想多年前还是幼苗时有老桃树给自己取过一个,便点头回道:“……周”。

只有一个周字。也没人唤他,久了自己也险些忘了。若是愿意,你也可以帮我取一个。他想这么说,可等了半晌未听那人应答,再细看方发现才喝了一口桃花酿的天师已然睡熟。

等……下次再说罢。桃花妖浅笑着想。

>>>

再下一日。他没来。

>>>

桃花花期短,在东瀛也被称作十六樱。叶修本打算待桃花落尽便离开花城,一晃十天,已是该离开的时候。

临走前不由自主地走到桃花林,叶修一笑,也罢,就同那桃花妖道个别也好。

待得入林后四下寻觅方见一片桃花落尽,枝叶依旧,只原本那妖存在的地方树木不再,空留光秃秃的树桩。

昨天有个道士经过非说这林中闹妖害得张县令生病,生生将几棵树砍去了。

修行不够未能化成人形的桃花妖们躲过一劫,此刻见了叶修便纷纷上来哭诉。

一时间桃林里泣声不绝。

叶修敛了笑意,俯下身静静端详余下的树桩。颜色鲜嫩,年轮并不稠密。

年轻且修为深厚。

“难得,”叶修点头,从衣袖里摸出一道符来:“有救。”

合拢双目,脚踏法阵。白衣红衫无风自动,列列有声。

施术时方像个天师!未成形的桃妖为气势所摄,缩在一旁瑟瑟发抖。

天地寂静,光芒褪去,法阵中央除却红色又多了一抹桃白。

桃妖睁眼,双眸定在天师脸上。

“非鬼亦非仙,一曲桃花水。”叶修转身随手将燃了一半的符咒丢弃。“你便叫泽楷吧。”

这名字和诗根本没有联系阿!一干桃花妖在心中愤愤。

……
赋妖以名,允其相随。

姓周名泽楷的桃花妖轻勾唇角,笑了开来。


>>>

多年以后,叶修无意间问过已经陪伴多年的桃妖到底为何跟上他。一壶本体花瓣酿得酒分明不足成为理由。

周泽楷只是笑不说话,叶修便也不再追问。

只周泽楷记得,自己还小时为自己取名的那个老树说过关于桃妖赠情的故事。在桃妖化形的第二十年花开,第一千枚花瓣落于其身那人便是天定情缘。

叶修自是不记得自己穿过桃花林时粘在发尾的那枚花瓣的,也不记得那日初见时桃妖指尖轻抬指得根本不是酒而是那红衣天师。

“……是我的。”

……
没关系。周泽楷瞄一眼那人多年未变的侧脸,唇角轻勾,他记得就行了。



————FIN————


诗句出自辛弃疾《生查子》,其实根本不是在夸桃花╮(╯_╰)╭



 @月下迷离  GN的天师梗,撸得不好【捂脸



  241 26
评论(26)
热度(241)

© 酿茶煮酒醉拈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