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茶煮酒醉拈花

图个开心。

 

他与ABO

一个老土的脑洞和漫天的私设。


>>>


A面

 

叶修从一开始醒来就发觉了这世界与他所知的有所不同。

 

事实上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在经历过那样的爆炸后还能醒来。他的实力非凡,运气也不算太差,但这一切并不能让他从近距离TNT爆炸中死里逃生。

 

如果,就算万分之一的可能他真的逃脱了,也不可能毫发无伤——就像现在这样。除了睡得有些发沉的头,剩下的身体零件都一切正常,听从指挥。他躺在床上没有动,静静捕捉着周围一切的声响。

 

天花板是简单的白色,从房间的布置来看比起住宅更像是某种宿舍。除了简单的几样电器剩下的没有什么被使用过的痕迹,房间右侧的座椅上零散放着几件衣服。可以看出房间主人在这方面不甚严谨。

 

叶修静等了一段时间,从窗帘漏过的光可以判断天以大亮。他敏捷的翻身下床,第一件事就是探身拿过了桌上的那包香烟。这里是一个安全的,似乎从未被战火波及的地方,他刚刚听见了街道上奔驰的汽笛还有人声嚷嚷。

 

好的。这应该就是那个什么什么时空穿越之类的事件了吧?前段时间罗辑刚好在联盟那里接手了这方面的工作。早知如此的话他怎么也该多看几眼的。

 

虽然也看不明白就是了。

 

手中的烟被点燃,叶修舌尖抵着上颚缓缓吐出一口烟来。他的目光滞在一处,看不出是在思考还是在放空。

 

随时随地不管什么情况什么时候都离不开烟,要是兴欣的联络人陈果在这里早就该拍案而起了。按她的话说,兴欣里那么多还没到20岁甚至未成年的孩子哪能随时接受二手烟的迫害。说话时丝毫没有想起这些她口中的孩子们早已是联盟里都排的上号让外界闻风丧胆的杀手特工。

 

这一边叶修抽烟的时间也没有持续太久,从门口传来的脚步很快便唤回了他的思绪。他略略侧头,没有动作,听见脚步声直奔这边而来,然后有人轻敲了房门。

 

叶修没应,那人便又敲了一遍,这一次来人还轻轻喊了一声:“叶修?叶修你起来了没有?”

 

是个女性,声音有些熟悉,口中的名字更熟悉。

 

叶修愣了两秒,苦笑一下熄灭了手中的烟,他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事情将会越变越复杂。

 

而这种预感很好的在他开门后宣告了达成。门后站着的女生长发及腰,眉眼秀美,身材窈窕,一双水润的眸子此时带着点疑惑和关切。那是一张叶修极为熟悉的脸,曾经十五年间乃至现在他都与这张脸的主人关系匪浅,情同兄妹。

 

——苏沐橙。

 

见他开门,女生问道:“你起床了?刚才到训练室一看只有你没到,还以为你没起呢。食堂的饭一会都该凉了。少天还吵吵着说你作为领队知法犯法呢。”

 

听见少天两个字时叶修的眉毛不着痕迹的动了一下。然后他轻咳一声:“恩,有点起晚了。马上就来,我有点事要问你,你等我一会。”

 

得到苏沐橙的应答之后他火速关上门,冲进洗漱间。如他所料,镜子里呈现的脸正是陪伴他二十多年的那张。不,还是有一点不同的,比起叶修虽然不值得炫耀但怎么着还是有点的肌肉这个人显然更加“弱鸡”。叶修感叹似得摸摸软乎乎的脸颊和肚子上的小软肉,心里庆幸了一下还好那群损色没在这里不然不知道要收到多少嘲笑。

 

拿起剃须刀清理了面颊,叶修走出洗漱间时刻意翻找了一下椅子上的衣服。搭在最上边是一件红色的拉链式外套,款式与门外苏沐橙的一致,胸口上印着红色的兴欣二字。

 

叶修伸手把它套上,转身两秒后又转回来,抻长胳膊揣走了桌上的烟。

 

叶修十五岁那年战争爆发。他也是那个时候离开了家。战火一路燎原,他在残酷中穿行生存,十七岁因为和苏沐秋合伙搞的破译机拦截了敌军几分情报被联盟重视吸收,十八岁在战争中失去了对自己意义非凡的伙伴与战友,十九岁成为联盟战神,从嘉世到兴欣,这一路都没有缺少了苏沐橙的身影。

 

他一手训练带成了这个姑娘,联盟第一枪炮师。她成长的如此迅速,那些像眼下这样单纯简单,能被他三言两语就套出话来的日子已经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了。

 

叶修有点恍惚,然后眨眨眼伸手去摸口袋里的烟。

 

和苏沐橙的交谈丝毫没有浪费,从房间门口走到这里大约五千米的距离他已经大致了解了自己所处的世界。一个没有战争的,和平安宁的Z国。

 

而他这具身体的身份似乎也是某种领域的领先者,现在正在带领一群精英准备代表国家出战,所处位置是国家提供的训练场所。

 

除却已知,可以推断出来的是,这里的人可能都是叶修的“熟人”,甚至还有熟悉的队伍,他和苏沐橙身上的兴欣队服就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他们都没有经历过战争,性格上可能会有些许的变化,但变化不会太大。

 

如果是联盟精英……叶修叼着烟,习惯性将烟蒂在含在舌尖上,八人,十人,十五人,他迅速在心里过滤出了一个名单。

 

下一步,验证推断的正确性。

 

他不动声色的跟在苏沐橙身边,伸手推开了挂着“训练室”牌子的门。训练室里排放的都是电脑,有点类似情报科的情形,屋内大约有十二个人,都面对着屏幕,他们的进入没有对这些人造成太大的影响。

 

叶修快速扫视了一圈,心下微松。

 

果然。

 

下一秒某个熟悉的声音便窜进了他的耳朵:“诶诶诶!老叶你终于来啦!哈哈哈你是不是起床晚了!你作为一个领队还迟到你羞不羞羞不羞!算了算了你快先来陪我PK一把!我知道你散人号被邮过来了你别想再糊弄我!”

 

诶呦!叶修循声望去,黄少天正顶着一头黄色的头发冲他嚷着,一副精力充沛跃跃欲试的样子。这种熟悉感!

 

不知道“黄少天不管在哪个世界都逃脱不了话唠命运”的笑话够他回去以后笑多久。

 

“卧槽你笑什么!你那是什么奇怪的眼神!”

 

“我笑了吗?你看错了。”

 

“你分明就笑了,你骗谁呢骗谁呢!告诉你我眼神好着呢……”

 

 “诶呀,黄少天你怎么又让他拐走了,别废话了叶修赶紧来PK,今天车轮战也要轮死你!”另一端的张佳乐拍着桌子站起来,加入了挑衅行列。

 

 “今天是训练第一天,从某种程度来说迟到也算是领队失职的一种。”张新杰似乎此时刚完成什么,从电脑前抬起了头。

 

另一端喻文州笑眯眯地接道:“作为弥补,或许领队愿意与我们来一场PK?”

 

“怎么回事!都不许欺负领队啊!我老队长分明是因为前段时间退休了所以睡眠时间没倒过来是不是老叶!”方锐探头冲叶修挤挤眼睛,面上却分明写着幸灾乐祸几个大字。

 

训练室里一阵吵嚷。叶修叼着烟但笑不语。这种场景真是莫名的熟悉,虽然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但这些人都不是陌生的。这种感觉让即使是处变不惊的叶修也不由产生了一丝感激上苍般的庆幸。

 

这种即视感让他觉得自己身上根本没有发生什么诡异的事一样……不,有什么是不一样的!

 

叶修心中猛然一紧,下意识集中了精神四下感触了一番,周泽楷,王杰希,甚至孙翔他都没有感触到任何气息。

就像……就像他们都是Beta一样。

 

这群联盟的精英都是Beta?!说出去不让人笑掉大牙才怪!

 

个体基因异变?集体基因异变?亦或……这个世界本身的不同?

 

从穿越一来叶修头一次感到茫然——这可能也是他人生中为数不多的几次——直到后来他深入了解了另一种性别划分方式和文化以后他才对这种茫然作出了一个概括:

 

就好像突然失去了五感之一一般。

 

再通俗点说,就好像发现自己可能一夜之间得了性冷淡。

 

 >>>

 

B面

 

虽然想极力掩饰,陈果的神情里依然流露出了几分同情和怜悯。她是个情绪外露的人,向来敢爱敢恨,也很容易被情感动摇。

 

就比如现在,她眼中甚至充斥了几分怜爱,似乎丝毫不记得她如今同情的对象曾经是怎样气的她七窍生烟的。

 

从某种角度来说她的这种不记仇是正确的,毕竟她该记恨的的的确确不是眼前这个人了。

 

“听我说叶修,你心理压力也不要太大……”陈果努力使自己的声音柔和一些:“我让文逸咨询过了,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发生的可能性,同样的也不是没有治愈的可能性。根据记载,这种变异发生的可能性大约是0.0011%,那么变异后治愈的可能性占一半,治愈后全部恢复的几率为18%,那么也就是说……”

 

“张新杰给你的小抄吧?”侧对着陈果斜靠在病床上的叶修懒洋洋地出口打断她,然后看着一身干练军装的马尾女生尴尬的收起手中的小纸条没事人一般问道:“带烟了没?”

 

陈果表情在维持温和和转向狰狞中变了几变,终究是照顾病人的心理占了上风:“你身体还没康复完全,暂时不能抽烟,不过我给你买了新的放在兴欣据点了,你快点好起来就能快点回来抽啦。”

 

远水解不了近渴啊。叶修无奈的咂嘴,他实在是不忍心告诉老板娘他这个病可能永远都好不了了。

 

毕竟直到现在他对这个病本身都还一知半解。

 

从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支离破碎”的躺在病床上到相信自己真的遇见了苏沐橙小说电视剧里经常出现的狗血穿越一共过去了十天。

所幸不管是叶修“本身”还是来探病的陈果,苏沐橙,甚至曾出现在他们口中的各位“熟人”似乎都和叶修印象中的出入不大。使他适应环境也方便一些。

 

而适应环境中最让他不可置信的除了他们正在打仗,除了他居然是身手奇佳的杀手特工,除了他在大爆炸之后居然还没缺胳膊少腿的活下来了……之外,就是陈果在他醒来第五天就扭扭拧拧过来给予他的“病危通知”。

 

“医生给你做了个精神检查,发现你的脑垂体分泌似乎出现了些问题,这种问题不是生理上的而是你自身形成的一种心理暗示……诶呀反正意思就是你现在心理上不是Omaga了,但是你生理上的发情期还在,还是会定期发情……”

 

……。

 

叶修终于体会到了以往陈果听他分析比赛时的感觉,这种感觉在荣耀方面他已经很久不曾有过,最近几次体会分别是从罗辑的公式上,唐柔的钢琴上和楼冠宁的商业上。

 

发情期啊……这个词可能在苏沐橙没事干得时候看的动物世界上出现过吧……

 

当时的叶修没说话,有点想抽烟。

 

而现在的他仍然不想说话。

 

面前的陈果依旧在絮絮叨叨的说着:“……所以再过两天蓝雨,霸图,轮回还有几个分队都会派遣合适的Alpha过来,你不必太担心,好的话说不定谁的信息素就能改善你的垂体分泌,再说你本来就老大不小的了,说了你多少回,不能老依靠抑制剂,干脆趁着这回定下来……喂!!!!!我和你说话呢!!你听见没有!!!!”

 

看见叶修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陈果终是忍不住怒吼出声,惹得叶修一个激灵,赶忙回神说道:“听了听了,不信你看我真诚的眼睛。”

 

“呸,没事学什么方锐。”陈果被气乐了,叶修这货总是有气死人不偿命却又让你无可奈何的本事。

 

叹息一声,抬手看看表时间也已经差不多。兴欣此次伤势惨烈,除了队长叶修住院,几个主力比如唐柔,方锐,还有包子都或多或少带了点伤。联盟却没有因此就多减轻交给兴欣的任务,少了叶修帮忙,陈果作为联络人简直忙的脚不沾地。好不容易抽出空来瞧瞧自家死里逃生的队长,还因为他突如其来的奇怪病症糟心不已。

 

陈果头疼的想扶额。

 

“那我就先走了。”

 

她走至病房门口,回过头又看了眼叶修。觉察到她的目光,病床上的男人侧头望来,扬手挥了挥表示再见。

不知是不是光线的原因,陈果总觉得那人一向没啥精神懒懒散散的脸上透出了一股隐隐的温柔。

 

即便是在这样脆弱的场景中他依旧强大而平和。

 

年轻的女军官抿抿唇角,忽而立正站好向叶修行了个军礼然后迅速放下手推门离去。

 

在她快步离去的这段时间里,从东南西北各处不同方向,几名联盟知名强大的Alaph正用各种方式向这里飞速赶来。

 

他们身上都自愿或非自愿的肩负了联盟给予的同一个任务——帮助叶修恢复Omage身份,并标记他。




——————————序章.完————————


预定的是ALL叶背景下的一对一,由序章开始进入不同的CP线,线与线间处于同一背景但不干扰。

A面大概就是世锦赛队伍中的CP

B面可能会加上韩叶线和伞修线。

      心血来潮就什么CP都有可能出现  


  180 28
评论(28)
热度(180)

© 酿茶煮酒醉拈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