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茶煮酒醉拈花

图个开心。

 

【周叶】猫物语

(一)戳这里


*


01

 

周泽楷花了三个小时为自己家新来的小家伙取名字。

他面容严肃,举着手里写满字的白纸,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做什么重要报告。

可事实上他只是一个一个的将取好的名字念给小白猫听。

从本土的喵喵咪咪到洋气的琳达哈瑞,

直把年轻人念得口干舌燥也没见小猫有一丝回应的动静。

 

周泽楷有点忧伤,他觉得自己快要把这一周的话都在今天一天说完了。

 

  

02

 

最后他决定叫这只白猫小叶子。因为它纯白的毛色,只在后颈处有一块椭圆形的黑色,像片叶子。

 

小叶子其猫对此懒洋洋地晃了晃尾巴,似乎没什么意见。

 

 

 

03

 

第二天并不是周末。

周泽楷上课的时候一向是很认真的,可这一天他在听课的时候总是觉得窗外有白色的一团。

就像那只昨晚赖在他枕边不走的小家伙就在窗外的树上一样。

这让他有些心神不宁。

他开始思考有没有给小叶子准备好足够的粮食,家里的门窗是不是关好了。

 

万一,他想着,万一小叶子走掉了该怎么办?

 

静悄悄地跟在他身后,告别一般在教室外看着他,然后静悄悄离去。

 

 

04

 

白猫当然没有在窗外看着他。

周泽楷从公车挤下来急匆匆地到家开门,钥匙还插在锁眼里,他就已经确定小叶子还在的事实了。

因为那小小的一团就缩在客厅的沙发上,阖着眼,尾尖随着呼吸一颤一颤。

 

他放轻手脚关上了门,走到沙发旁蹲下。

 

伸出手,指尖可以感受到轻微的颤和温暖。

 

“我回来了。”他小声地说道。

 

 

05

 

周泽楷记得自己还很小的时候,有一次想养一只狗。

他从小就是听话的性子,不吵不闹也没什么任性的要求。

只那一次。

他还清楚的记得那条金毛的样子,温顺柔和,由内到外都散发着暖意。

 

“泽楷听话,我们家里不能养宠物。”

 

他没再说话,偷偷回过头看了金毛最后一眼。

大狗的身影一点点远去直到再看不见,小小的周泽楷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06

 

他是在半夜被胸口传来的闷意憋醒的。

说不清是因为刚刚的噩梦还是别的,额头甚至还渗出了一层冷汗。

他在黑夜里醒了醒神,终于确定了胸口的异物感不是错觉。

低头看去,胸口处正卧着一团雪白。

白的有些晃眼了,简直就像在发光。

这是周泽楷意识清晰的最后一个念头,随后他又昏昏沉沉地陷入了睡眠。

一夜无梦。

 

07

 

小叶子几乎每天都在睡觉。

至少在周泽楷见到他的时候是的。

年轻人看着沉睡的小白猫和几乎没怎么动过的猫粮有些犯愁。

 

08

 

陈果接手自己父亲的宠物店到现在也有8年了。

从一开始生意不怎么样的小门市到现在也算是闻名一方的店,其中艰险都被她一笑而过。

除了是和父亲的回忆,

她本身也是很喜欢小动物的,附近少有野猫野狗没受过她的恩惠。

她的性格也好,附近几个小区的住户谁家宠物有个小病小灾都喜欢来找她。

一来二去小区里谁家有宠物,宠物都啥样她几乎是一清二楚。

可今天店里来了个生面孔。

也算不上生面孔,小区里这些人每天在门面前来来回回,怎么也能混个脸熟,更别提这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有张好看的脸。

往日总是背着包沉默来去的年轻人此刻站在那里,怀里还揣着一只白色的小毛团。

 

——忧郁少年与猫。

 

陈果觉得自己的少女心和母爱统统被诡异地戳了一剑。

 

09

 

事实上周泽楷没有陈果想象中的那种孤独与忧郁,他只是纯粹的不太爱说话。

 

“你是说它不吃东西还总是睡觉,所以你怀疑它受了伤?”

 

 年轻人抿着唇点头。

 

“别担心,先把它交给我吧,我来给它检查一下。”陈果说着就要伸手接过周泽楷怀中的白团。

 

  指尖还没接触到皮毛,本来安静卧在周泽楷怀中的白猫忽然一动,灰蓝色的眸子猛然看向陈果。后者一惊,手指下意识缩了回去。

 

  周泽楷将它搂紧了些,手指轻柔地滑过白色软毛:“别怕。”

 

 

10

 

“哈哈哈哈哈,老叶啊老叶你也有今天!”在爬猫架上的金色异国短毛猫笑得打跌险些从架子上滚下来。

 

  被人放置在检查台上的白猫眼睛一撇,懒得理他:“你个老猥琐懂个屁。”

 

  心中却一声长叹,诶,名声不保,果真美色误人啊。



——————TBC——————



金色异国短毛猫长这样,是加菲猫的原型

其实私认为银色的比较好看,然而金色的好像更符合那人的个性……


这张是银色的



  111 9
评论(9)
热度(111)

© 酿茶煮酒醉拈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