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茶煮酒醉拈花

图个开心。

 

【伞修】食色性也

*西餐大厨伞×中式厨师叶

*夜晚报社系列

*上一章


>>>


章三


西餐厅里没有什么娱乐设施,苏沐橙的电脑和苏沐秋老旧的电视机都扔在楼上,楼下就只有一个没联网的电脑连着音响设备一首接一首地播放着U盘里的歌。

 

苏沐秋趴在吧台上鼠标点的咔咔响,心不在焉地听着不远处那对男女的对话。

 

 

“你就说我和你哥谁做的好吃?”

“不能这么比的,各有各的好处嘛。”

 

“耿直点。”

“我哥做的好吃。”

 

 “这不对啊,不都说女生向外么?”听到这里苏沐秋终是忍耐不住,抽出鼠标垫径直冲那人一砸:“什么玩意你就瞎说。”

 

 鼠标垫轻,没等扔到一半就啪叽一声掉在了地上,叶修眼睁睁看着,不动手只动嘴:“苏沐秋你这爱乱扔东西砸人的毛病怎么还没改呢?没听人电影里说了,就算不砸到人,砸到花花草草也是不好的。”

 

叶修的语气和平时没什么两样,轻飘飘的甩出个从前来。

 

坐在叶修对面的苏沐橙转着眼睛瞧瞧这个看看那个,两人的脸色如常,苏沐秋连话都懒得回答似得只捡起地上的鼠标垫,又窝回去按着鼠标玩扫雷。

 

叶修也不再说话,专注起给眼前那筐土豆削皮。

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又像刚经历过一场恶斗。

 

苏沐橙眯了眯眼。从遇见叶修的那一天起她就知道这个人和自己哥哥之间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如此遮遮掩掩的就更让人有一探究竟的好奇。

 

不能怪她太八卦,苏沐橙把快要凉透的最后一口土豆泥吞咽下肚,要怪就怪最近没什么客人日子太清闲了吧。

 

作为一个秘密,没有人想去解开谜底,多无趣。

 

然而作为这个秘密可能仅有的两位知情者,叶修和苏沐秋并没有给苏沐橙透漏更多的线索,自叶修来店里后的两个星期,这两人都像最普通的老板和员工,甚至叶修也绝口不提关于过去的任何事情,仿佛最开始发生的一切都是苏沐橙的幻觉。

 

连口感美妙的三明治和土豆泥也再也没有出现在早餐的餐桌上。

 

苏沐橙在两个星期里没少有意无意地给二人制造独处空间,可不管是她事后观察还是干脆隐蔽围观,主角都不为所动,一举一动都剧本规定一般。

 

一来二去,苏沐橙就将疑惑压在了心底,不再做什么特别的举动。

 

直到年前最后一个礼拜,与苏沐橙同城的几个好友叫嚷着要年前狂欢,拉了她出去玩。苏沐橙惧寒,到了冬天很容易感冒,眼看着这几天就有点头疼,这回一出去玩,喝了点酒热气上头出门再冷风一吹,她下意识就感到,不妙。

 

自己的身体自己是最清楚不过,可这会儿苏沐橙也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因为醉酒而头疼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她强撑着从计程车上摇晃下来,推开店门。苏沐秋没在前台,倒是叶修窝在电脑前叼着烟吞云吐雾。

 

“呦,怎么这么早……”似乎是发现了女生的脸色不对,叶修从前台转出来,烟按在新安置的烟灰缸里,走近抬手。

 

“发烧了。”

 

 叶修的手指很凉,挨得近了似乎还能嗅出指间的烟草味。苏沐橙被店里热气扑了满脸只觉的眼眶都要烧起来,意识混混沌沌,张口就道:“哥……”

 

温凉的手指顿了顿,从额头挪到女生的长发上。揉了一揉,她似乎隐隐约约听见了一声:“在呢。”

 

苏沐秋是在送餐的中途接到的叶修的电话。本来送餐这个活该叶修这个帮厨去做,只可惜这人对市里几条街都没搞清,更别提按门牌号给人送餐。没办法就只能苏沐秋自己出动。谁也没想好巧不巧正赶上了苏沐橙生病。

 

急匆匆赶回家,店里已经熄了灯挂着停止营业的牌子。他顾不上拉卷门就三步作两步地往楼上飞奔。踏上最后一阶刚巧叶修从苏沐橙的房间里出来,转头看见他伸手比划了个嘘的动作:“睡了。”

 

他向苏沐秋的方向走了两步:“药吃过了,睡醒了估计就退烧了。”叶修递给他两张抽纸:“擦擦汗,厨房我刚做了粥饿了就去吃。要不你就去看看沐橙,我去帮你盛点。”

 

“叶修。”

 

走到楼梯边的叶修回头,挑眉道:“不是神仙粥放心吧,你能吃。”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嘴角勾起几分笑意。

 

“不是。”苏沐秋将接在手里却没用的抽纸放回桌上,正视叶修,认真道:“谢谢你今天帮忙。你先吃吧,不用管我了。今天估计没什么事了你一会就可以先睡了。”

 

叶修脚步一滞。

 

与叶修和苏沐秋有过接触的人都对二人有一个好相处的印象。叶修说话喜欢一针见血但架不住他本身散发的气场,光明强大,让你对他既佩服又无可奈何,咬牙切齿又爱又恨者甚,但几乎没人会说他难相与。比起他苏沐秋就更是全是正面评价,长相好性格好,为人斯文有礼带了点少年的清朗,脏话都很少说。

 

但那些少数和叶修苏沐秋都相识的人中的极少数,对他们认知甚深者曾经对他俩说过这么一句话:“你俩啊,一样的独。”

 

叶修那时笑着故意曲解回了一句:“是啊,我俩就是合起伙来打算毒死你。”当时没有深想,现在感受了一下,那人说的真是贴切。

 

不同于他人直白的拒绝,他们二人似乎都热衷于于划分界限。像罩着柔软的铠甲,在界限里面便罢,若在外界伸手,初时可能会觉得舒适温和。再进一步便刺了皮肤。

 

“呵呵。苏沐秋大大愈发客气了哈。”叶修收回视线,笑意不减:“以前床上折腾我的时候都不见你说声不好意思,现在倒知道说谢谢了,不错,有进步值得表扬。”

 

他从兜里摸出一包烟来叼在嘴里,不点火含含糊糊地说道:“你记得锁卷帘门。”

 

脚步声渐渐远去,苏沐秋没有回头。额头上的汗水有愈来愈多的趋势,他套着没来得及脱下的厚外套,伸手拿过那两张抽纸揉了揉丢进了垃圾桶。

 

天色渐渐昏暗,街边路灯一盏盏亮起。

 

昏黄色的灯光从窗口射进来在沙发前投出一小块长方形。

苏沐橙从门中探出头来,客厅里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清,她犹豫着要不要出门,下一瞬就听见苏沐秋柔和的声音:“醒了?”

 

熟悉的手指贴上额头,似乎是感觉她退了烧,苏沐秋舒了口气:“你下来干嘛小心再反复。”说着拉开门把苏沐橙往床上塞去。

 

“我饿了。”苏沐橙笑嘻嘻地和哥哥撒娇,一边顺从地钻回了被窝。“叶修说给我煮粥来着,你看看他做了没有啊。”

 

她床头开了盏小夜灯,灯光暗淡看不清苏沐秋的神色,只听得他低低应了一声,帮她掖好被角才转身离去。

 

苏沐秋拿上来的粥还是温热的。苏沐橙捧在手里,明明塞着鼻子闻不见还是下意识去嗅了嗅。

 

如果她的鼻子通畅的话应该是闻得到淡淡的香气的。

 

拿到手里苏沐橙才知道叶修做的是很简单的鲜虾粥。

 

灯光下白粥泛起一层亮色,绿色的香菜叶点缀其间,虾仁弓起身子隐在粥下。苏沐橙用勺子搅动一下,黏稠的米粒粘在勺子上,可以看见它煮糯后不再是明显的一粒粒而是小小的花朵一样的胖胖小球。

 

苏沐橙舀了一勺送进嘴里,按理说感冒后味觉应该有些迟钝,可这粥送到舌尖的一瞬间却有一股子鲜味晕开,虾肉筋道又不失其味,裹在上面的一层白米又加了一股醇香,由咸到香,入口顺畅,米粒几乎入嘴即化。

 

只用舌头就可以感受到几乎要化开的粥的香味,空闲下来的牙齿就可以好好咀嚼鲜虾,二者合一,直教人忍不住胃口大开。

 

“这个叶修,我一个感冒病人不能多吃香菜的,”苏沐橙笑眯眯地挑刺:“不过看在他做的挺好吃的份上就原谅他啦。”

 

她把碗递向身边:“哥,你要不要尝一尝?”

 

回答她的是一片沉默,苏沐橙愣了愣又唤道:“哥?”

 

“恩。”苏沐秋像似刚回过神来,顺手揉了揉苏沐橙的长发:“在呢。”




——————TBC——————


【最近要考试好久没更新真是抱歉【跪

【食色性也,有食也要有色嘛……



【PS。神仙粥是一款对治疗风寒很有效的粥,感兴趣的可以去尝试一下呦,不过里面有姜,这一点实在是……



  147 13
评论(13)
热度(147)

© 酿茶煮酒醉拈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