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茶煮酒醉拈花

图个开心。

 

【王叶】藤蔓

【高亮:链接已补】

1.年下,私设,有一辆小破车

2.一发完结,全文一万+

3.这个可以当个番外  小蓝花




00

 

叶修趁着王杰希洗澡的间隙给苏沐橙打了一个电话。

 

在叶修的认知里女性似乎要更加明白怎么抚养一个孩子。从小到大,叶修没少因为王杰希的各种事情求教这个他认识的为数不多的女性中最温柔体贴的姑娘。

 

虽然在苏沐橙眼里叶修困扰的通常都不是什么大事。王杰希小时候开始就聪明懂事,从没让叶修操过心。只是近期似乎是到了青春期的缘故,每每让叶修头痛,便拉着苏沐橙当场外求助。

 

“你家老王又怎么啦?”苏沐橙停了停却没听到回答,忍不住奇道:“咦,你今天怎么吞吞吐吐的?”

 

“也不是什么大事……”叶修沉吟了一下,含糊着说道:“我觉得大眼可能是到了求偶的年纪了。”

 

“什么?”苏沐橙一愣,然后在电话那头哈哈大笑起来:“你是说他恋爱了?真的假的?你亲眼见到了吗?”

 

“……我是看见了。”

 

苏沐橙兴致勃勃地追问:“看见什么了?他和女孩子牵手还是接吻?老王今年十七岁了吧?初恋?女孩儿长得好看吗?”

 

“沐橙——”叶修无奈地欲打断她,却又听见苏沐橙飞快地补充一句:“还是说,是个男孩子?”

 

叶修蓦然一怔,握电话的手指紧了紧。电话两边都是一阵沉默,只剩下电波滋啦啦作响。苏沐橙轻笑两声,声音压得很低:“我说中了?真的是个男生?”

 

叶修不由自主地清了清嗓子,正准备回答,余光却撇到王杰希正从浴室中揉着头发往外走。他匆匆与苏沐橙告别,转过身,王杰希已经站到他面前。

 

十七岁的少年身高已经与他追平,身材介于少年和成人之间,修长而结实。此时他正保持着一只手开阳台门的姿势,脸颊因为背光显出凹凸的阴影线条。他的头发还在滴水,水滴顺着脖颈一路滑到胸膛。

 

“你在这儿干吗?”王杰希上下打量了叶修一遍,抽动鼻子嗅了几下确定这个人没有偷偷跑到阳台来吸烟。

 

叶修抬手拨拉他:“没抽没抽,你快进去头发还湿着呢。我再待一会。”

王杰希似乎觉得叶修没有什么偷藏烟的嫌疑,也就退回了客厅。他没有帮叶修带上阳台的门,这是他的习惯。能让他在叶修招呼的时候及时听见。

 

而叶修看着少年修长的背影,神色复杂。

 

 

﹣3

 

 

叶修遇见王杰希那年十四岁,离家出走不久,背着本属于叶秋的包裹,用自己弟弟这么多年的压岁钱舒坦地租了间不要什么身份证明的简陋房子。平时就在网吧打游戏赚点零花钱。太晚了就回房子里睡一觉。要不是他年纪太小,他甚至能直接住到网吧去。

 

网吧和他住的房子之间有一座福利院,他就在那里第一次见到王杰希。

 

那天叶修在巷子的背光处看了很久。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那里呆了多长时间,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或者更长?对于一个十四岁的,兴趣是打游戏的“网瘾”少年来说蹲守个把钟头或许不是什么大事。可他在盯着的却不是什么怪和BOSS,而是一个男孩。

 

恩,小男孩。大概六岁左右。穿着简单朴素,静静地站在路灯下,像油画一样一动不动。

 

结合他身后福利院的大门,叶修很容易就猜到了他站在这里的原因。住在附近的叶修每隔一段时间就能看见这样的场景。无非是父母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想将孩子抛弃又不忍骨肉受苦所以一定要将孩子留在福利院的门口。

 

叶修眯着眼看小男孩被路灯染的昏黄的头发。

 

他和叶修见过的别的孩子不太一样。

 

不哭不闹,与其说是听话的安静倒不如说是什么都明白的沉默。

 

完全忘了自己也才十四岁的少年叶修心中升腾起一股子好奇,他从巷子里向小男孩走了过去。

 

灯下,男孩侧头望了过来。稚嫩却干净的眉眼,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叶修走到自己面前,既不惊慌也不热情,就那么看着。

 

“叫什么名字啊?”叶修摸摸口袋,掏出了一块奶糖。还是上次帮网吧的网管小妹赢了一把竞技场得到的谢礼。

 

他把糖摊在掌心,往前递了递。

 

小男孩的目光从叶修的脸挪到奶糖上。他沉默半晌,侧头瞟了一眼紧闭着大门的福利院,又看回叶修:“告诉你就要跟你走吗?”

 

跟我走?叶修险些乐出声来,这小孩倒是挺会想。他张张嘴想要说话,一回神却直直对上小男孩的眼睛。仔细看男孩的眼睛有点一大一小,但眼瞳漆黑明亮,睫毛微微颤动着。连带着瞳仁倒映着的小小叶修也跟着颤抖。

 

他还是害怕的。叶修恍然。

 

被捂在手心里的奶糖有些融化,黏糊糊的。叶修收起手,把糖剥了塞进自己嘴里。

 

“想跟我走也行啊。”他含含糊糊地笑:“那你得记着叫我爸爸。”

 

 

﹣2

 

王杰希当然没有叫叶修爸爸。

 

事实上从王杰希遇见叶修起他就没有怎么正式叫过那人。没有爸爸,没有哥哥,也没有昵称。离得远了就喊声大名,而一般时候则是连名字都不用喊得。

 

因为大部分时间他们都在一起,是那种一说话就知道是说给彼此的距离。

 

叶修叫王杰希则要随意许多。杰希,老王什么的随口就来。更多是叫他大眼,因为他细看有些一大一小的眼睛。

 

若是遇上王杰希因为各种小事和他生气的时候,叶修就会把大眼两个字拉得又绵又长,笑嘻嘻地用手去抹王杰希的眉心,嘲讽他年纪不大操心不少。

 

“没等长大就要长皱纹。”

 

六岁的王杰希信了他的鬼话,时常对着镜子认真地去抻自己的脸。然后在七岁的某一天被叶修发现,遭到一通嘲笑后终于算学会了怎么正确地过滤来自叶修的垃圾话。

 

八岁那年,叶修少见地认真喊他大名:“王杰希,你想不想上学?”他说道:“你到年纪了,该上学了。” 

 

王杰希愣一愣,垂下眼睛。他有一肚子话要问,关于钱,关于家长,关于很多。可到最后他只问道:“那你怎么不上学?”

 

“我?我是职业玩家,弃文从游你别学我。”叶修侧过脸看看他,伸手揉乱王杰希的头发:“没事。”

 

夏初,叶修跨越了大半个城市回了一趟家。他在门外鬼鬼祟祟绕了好久想侦查一下严厉的叶先生是不是像以往的周五那样不在家。

 

绕着房子走了三圈,他在第四次经过侧门的时候终于被叶秋一把拖了进去。

 

叶妈妈等在屋子门口,一见叶修两眼立刻蓄了眼泪:“修修啊,你看看你都成什么样子了!”叶修探头看了眼叶秋:“这不长得挺好吗,没丑啊?还是我和叶秋长得不像啦?”

 

叶秋冲他龇牙咧嘴,举着镜子恨不得往他脸上砸,让他自己好好看看。镜子里的少年确实清瘦的过头,眼睛下还挂着俩硕大的黑眼圈。怎么看怎么可怜。

 

叶修嘿嘿地笑:“这回妈你不会再一次给叶秋洗两遍澡了。”

 

叶秋到底没忍住,翻着白眼就把镜子砸了过去。

 

“修修这次回来就别走了吧,你爸爸就是那臭脾气。其实他心里也是念着你的。听妈妈的话,回家,给你爸爸嘴上道个歉,什么事儿都没有!”叶妈妈拉着叶修死活不撒手。

 

叶修顺势钻进怀里和他妈妈撒了个娇,过了一会才说道:“妈,其实我回来是有点事情想求你。”

 

王杰希八岁了。王杰希该上学。

 

他是一个聪明的孩子,学东西很快,认识的字比叶修想象中要多得多。甚至有天他俩经过“初遇”的地方,王杰希还认真地告诉他,福利院那三个字他早就认得。

 

六岁时就认得。

 

上学的钱靠着打工,游戏再加上廉租房退回的房租凑一凑差不多能凑齐。但最关键的一点就是王杰希没有户口,叶修本身也是个16岁出头的未成年。

 

思来想去,也只有家人能帮他想想办法。

 

从城的一头到另一头坐车都要花上许久。叶修回到兴欣的时候晚班都已经开工了。

 

他和一道值班的小年轻打了招呼,往楼上走去。

 

这个时候王杰希应该早就睡了。叶修怕吵醒他,轻手轻脚地去推门。

 

储物间的门发出一声轻响,下一秒一个白色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门缝里。

 

“!!!!!大眼!!!半夜不睡你干吗呢!!”叶修被吓了一跳,抬手拍拍胸口。

 

王杰希明显是强撑着没睡,小孩子眼睛都有点困得睁不开还要一脸认真地去看叶修:“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诶呦我的天,这眼睛都困成一般大了!快别揉了,赶紧睡去吧。”叶修搭着王杰希的肩膀企图给他推进屋子里去。

 

“等等。”王杰希努力睁着眼,小手伸着要够叶修的脸。

 

“怎么了?”叶修有点疑惑还是弯下腰把脸凑过去。王杰希手在他脸上摸了一下,带来一阵热辣辣的疼。

 

“嘶——”

 

“你的脸怎么了?”

 

叶修直起身来,自己用手试探着碰了碰脸。果然是有点疼。要不说他运气不好,和叶妈妈说话说得有点迟,没等溜走就赶上了叶先生回家。两人现在还处在一见面就战火燎原的状态,叶先生二话不说抄起手边的东西就打。

 

叶修也不敢在这种情况下说什么,只能趁着叶妈妈和叶秋拦人的空当急匆匆跑了出来。

 

折腾的还挺狼狈。

 

“让狮子追着咬的。”他无奈地叹气,伸手去弹王杰希的额头:“快去睡觉。”

 

﹣1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叶修和王杰希过得穷困潦倒。王杰希自不必说,叶修也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年,打个工都没有人敢要。最后还是常去的那家老板心好,雇了叶修当网管,顺便还同意他带着拖油瓶似得王杰希。

 

网吧二楼有个简陋的杂货间,住两个半大孩子似乎都有些拥挤。陈果不太好意思,倒是叶修手一挥,表示不介意:“我上个夜班白天睡,大眼晚上睡,不耽误。”

 

陈果不太理解小小孩子要求上晚班是什么心理,但终究没拧过叶修。

 

网吧供吃供住,陈果毫不介意小王杰希跟着一起吃饭,但王杰希自己不愿意。白天叶修睡下之后他通常会下去干点活。每次被陈果撞见以后再连声撵上楼去。

 

等后来摸清了一点王杰希的性子,陈果干脆就说他在楼下被检察人员看见了要罚款,严重的话还要判陈果的刑。王杰希想了一想,果然没再下来过。

 

于是他的白天太无聊,看一会儿电视,把叶修乱丢的袜子洗干净,一天也只才过去一小半。

 

小孩子的一天那么漫长,长到他只能一遍一遍数叶修熟睡时微微颤抖的睫毛。

 

长长的,柔软的。可以扫出阳光的弧度。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一直在做同一个梦。梦里的父母含着泪和他说要去给他买糖,要他乖乖地等,哪里也不要去。

 

王杰希等啊等啊,在梦里等了一整个四季。他在大雪里茫然四顾。忽而看见那个少年眉眼含笑向他走来,每走一步便冰消雪融,春风盛开在他的睫毛,翘起一段阳光。

 

他向王杰希伸出一只手,摊开来,掌心一枚奶糖。

 

 

 

——梦的最终,王杰希等到了叶修。

 

 

01

 

“这就是你画的画儿?”叶修皱着眉上下打量被命名为《灭绝星辰》的画,努力想从中看出点能看出模样的线条。

 

王杰希从他手里把纸抽出来,似乎是想给他讲讲,抬头看了一眼又扭了回来:“算了,反正你也不懂。”

 

“我怎么不懂。”叶修辩驳道:“不就是抽象派吗,诶,你别和你和毕加索的自画像长得还挺像的!”

 

王杰希翻了个大小不一的白眼。

 

 

 

王杰希最终念得小学是个私立贵族学校,从口碑到教学质量都是一流,对户籍要求也并不那么严苛。学校注重培养学生的兴趣能力,经常组织各种活动,王杰希的绘画天赋就是因此才被发掘。

 

从小学一直到高中,王杰希获得的奖大大小小加起来也有两位数。最近一次就是这张《灭绝星辰》拿了中国青少年书画大赛的金奖。画圈里不少人已经开始留意这个少年天才,给他起名叫魔术师。

 

 

叶修摊在沙发上抱怨,孩子长大了就是不可爱,从来不叫爸爸也就算了还冲爸爸翻白眼。

 

王杰希听得又好气又好笑,把画收好凑过去戳他:“叫爸爸是没什么可能了,你要不嫌把自己叫老了我倒是可以喊你叔叔。”

 

他从上往下俯视着叶修。手指一下下戳中他的软肉。叶修在沙发上扭着身子躲他。发丝贴在脸颊上,嘴却还是欠欠地不闲着。

 

王杰希也不理他的废话,两只手齐上,惹得叶修痒到受不了,连笑带喘地求饶。

 

王杰希不起身,就凑在叶修耳边问:“服了没有?”

 

热气从耳朵窜进身体,叶修猛地打了一个激灵,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和王杰希的距离已经近到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叶修和王杰希对视一会,眨眨眼,忽而仰头大笑起来。

 

“哈哈哈——大眼儿——”

 

 

 

“……”

 

 

暧昧的气息一下子散了。

 

 

 

 

王杰希今年十七岁,身高窜得飞快,眉眼也逐渐长开,不难看出以后英俊的轮廓。光叶修知道的就有不少小女生明里暗里给王杰希送礼物递情书。但王杰希本身有一不大不小的缺陷——这么些年,他的大小眼依然存在。平时还好,对视的时候就很容易看出来。

 

懒得再搭理这人,王杰希起身想走,又被叶修一把抓住了手臂。回过头,叶修正使劲憋着笑,白皙的脸因此涨得发红,眼睛泛起一层水雾。

 

他忍着笑意,抬手掀起王杰希的刘海,轻轻弹了他的额头:“行啦,别生气。杰希大大最厉害了,改明也给我画一幅,等你出名了我好留着增值。”

 

“没问题。”王杰希拾起抱枕盖到叶修脸上:“给你画个毕加索。”

 

他转身回屋,走到门口又莫名忍不住回头看。

 

叶修还半死不活地躺在沙发上,上衣因为刚才的打闹微微掀起,露出久不见光的白肚皮。

 

王杰希收回目光,眼神晦暗不明。

 

他没有告诉叶修他早已在梦里给他画过了肖像。就在看过泰坦尼克号的夜晚,他梦见叶修赤/裸/着躺在沙发上,和ROSE如出一辙的姿势。微笑着让他给他画一幅画。

 

下一瞬却又变成了初遇的场景,结尾时叶修将糖含在自己嘴里,猛然凑上来亲吻他。

 

双唇相接的瞬间,梦中的王杰希和现实中的一起打了个激灵。

 

王杰希从那个梦中惊醒,在心脏疯狂的跳动声中感受到了自己湿腻的下/身和满背的冷汗。

 

 

02

 

王杰希的高中封闭管理,只在周日有一天的假。叶修算着他平日到家的时间掐准了在楼下花坛边等他。

 

过了大约十五分钟,远处就出现了王杰希的身影。同上一次叶修从窗边看见的一样,是两个人。

 

王杰希身材高挑清瘦,另一个则更纤细一些。完全是少年没张开的样子。叶修点了一支烟,眯着两个身影逐渐走近。

 

矮个子男孩似乎在跟王杰希说些什么,后者微微侧了头去听,然后轻笑起来,伸手去揉身边人的头顶。

 

 

“啧。”叶修手一抖,烟灰落在他手背上,烫了一下。

 

王杰希循声望来,几乎是立刻就发现了花坛边的叶修。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皱起眉头:“你又抽烟?”

 

“消食。”叶修淡定地把烟灰掸掉。

 

矮个男生侧头看了看叶修又看看王杰希,犹豫着问道:“王杰希,这是你哥哥吗?”

 

叶修勾唇一笑:“错了小朋友,我是他爸爸。”

 

“啊?”小男生一脸迷茫。王杰希转头和他说道:“别信他。你先回吧,回头我再和你商量。”

 

“哦,成!”男生与王杰希作别,走的时候还一步三回头,仿佛想从两个人的长相上判断出他们究竟是不是父子。

 

叶修觉得这小孩挺有意思。嘴上去逗王杰希:“小朋友长得还挺好看的。”

 

他还叼着烟,被王杰希一把扯了下来。叶修一扭头,王杰希的脸色看不出阴晴。

 

“回家。”

“和你是同学?朋友?还是别的?”

 

 

王杰希顿了顿脚步,转过头直视叶修说道:“你觉得我和他是什么关系?还是你希望我和他是什么关系?”

 

叶修慢慢收起漫不经心的表情,眉目严肃。他说:“王杰希,我得和你谈一谈。”

 

“谈什么?谈一谈我是不是同性恋?”王杰希彻底转过身来,他嘴角竟微微上扬,扯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叶修深吸一口气:“同性恋也没什么问题,现在社会上也并没有那么排斥,你还是说说刚才那个……”

 

“呵。”王杰希笑了一声:“接着装。”

 

叶修的声音戛然而止。

 

王杰希上前两步,将叶修逼进花坛的夹缝之间。他低声说道:“叶修。你到底是为什么在这里一本正经?我是不是同性恋,我和刚才那个男生究竟有没有关系你不是应该最清楚不过?难道那天撞见我自/慰时喊叶修的,不是你吗?”

 

 

被遗忘在地上的烟头红光忽隐忽现,路灯终于在这一瞬将柔光洒向了黑夜。

 

行人在即将到来的夜里行色匆匆,没有谁注意到花坛的角落。注意到这里诡异的安静。

 

王杰希向后退了两步,抬脚踩灭了烟。

 

他深深看了叶修一眼,转过身,向着黑暗而去。

 

 

03

 

王杰希的画风奇诡但在画界却颇受好评。接着《灭绝星辰》,获得国际青少年组一等奖的一副《王不留行》直接将王杰希的名声推向了一个小高峰。几乎所有的媒体都在报道这个百年难遇的少年天才。王杰希的名字一下子从北京吹向了大江南北,吹到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叶修从兴欣楼上的训练室下来,一眼就看到了提着各种礼品盒的二人。他们长相上和王杰希有些相似之处,细看又觉得不太一样。

 

王杰希的父亲面相上是十足的老实人,只会搓着手说谢谢和不好意思。倒是王杰希的母亲一直边抹泪边诉苦,从无奈之下抛弃王杰希的内心痛苦说到家里弟弟妹妹们一直吵着要大哥,又说其实他们没几天就后悔了回去找过但福利院说没见过孩子。

 

王杰希妈妈拉着叶修的手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你是个好孩子,现在王杰希他爸爸赚了点小钱,我们肯定会报答你的。”她抬手抹自己的眼角:“小伙子,你能不能让我们见一见杰希?”

 

放空半晌的叶修心下一紧,他这时才想起自己已经和王杰希冷战一个礼拜了。

 

他们是为什么冷战来着?

 

是因为他又因为荣耀活动熬了夜?还是没加衣服折腾到发烧?

 

叶修一圈圈转动钥匙,听到咔的一声轻响。

 

这是他拿下第一个全国联赛冠军以后和王杰希一块儿挑的房子。户型很小,地点也有点偏僻,但房租便宜,住起来也挺舒服。

 

他推开门,一眼就看见沙发上端坐着的少年,因为听见开门的声音正侧头望来。身后的王家父母激动地冲了进去。叶修被落在门口,望着被父母抱住的王杰希,听他冷静快速地叫:“爸妈。”

 

 

哦。

 

叶修记起他为什么和王杰希冷战了。

 

因为叶修撞见了王杰希自渎——口中喊着叶修的名字。

 

然后他们在一周前的黄昏吵了一架?如果那也算是吵架的话。

 

或许这根本不能算是什么冷战,只是王杰希单方面的抗议。

 

叶修模糊地想,自己养了一只鹰,一直喂它吃肉。可有一天这鹰忽然要吃他的心。他没有心可以给鹰吃,所以这只鹰要飞走了。

 

王杰希接受父母的速度比叶修想的还要快一些。这么多年,还是叶修第一次见他这样激动。

 

叶修站在厨房门口,状似无心地让王杰希多陪陪王家父母:“熟悉一下也好,你迟早也是要回去的。”话音未落他已经看见王家父母欣喜若狂的脸和王杰希深深的凝视。

 

叶修顿了一顿,挪开了目光。

 

 

 

“叶修,你什么意思?”王杰希背靠着卧室门,低声问道。

 

这时候的王杰希双目紧盯着人的时候已经有了成年人的压迫感。

 

叶修努力回想了一下自己的十七岁。除却游戏似乎真的没有什么值得心动的事物。他的世界并不宽阔,十四岁时硬塞了一个王杰希,到现在还愣愣地没有摆放好位置。

 

可王杰希不愿意,冷静却又天马行空的聪慧少年叫嚣着要挪一个住所。打得叶修措手不及,你怎么能挪地方呢,你本来是在,本来是在——

 

乱得一塌糊涂。

 

叶修苦笑一声,抬起手掀起王杰希的刘海轻轻弹了一下他的额头:“大眼……回家吧。”王杰希没有回应。

 

沉默半晌,少年忽然冲上来恶狠狠地咬住叶修的嘴唇。

 

叶修一动不动,感受到嘴里传来一阵血腥味。

 

这个吻来得残暴狠厉,来势汹汹。

 

他听见王杰希叫他,胆小鬼。

 

胆小鬼,叶修,你他妈就是个胆小鬼。

 

 

04

 

王杰希和王家父母住进了酒店。

 

他们很久没见,所有的记忆都还停留在六岁之前。王家母亲只能反反复复地讲他幼时的事情,盼望能勾起王杰希关于家的一点念想。

 

对于家的念想,王杰希还有吗?有的。

 

他自幼聪慧,自然还能隐约记得小时候的事情。甚至还能神色不变的和父母谈谈弟妹,谈谈自己的情况。然后陪着父母去自己的学校,去自己喜欢的餐厅,去他以前和叶修冬天常去买的那家卖烤地瓜的小店。

 

他无声地把自己的十一年展现给自己的父母。

 

他如同一株无可依附藤蔓,静静地生长。

 

走到学校后面的湖边时,王家母亲终于忍不住拉了儿子的手臂:“……你,过得好不好?”

 

她想问的哪里是这句呢,她想问你这些年好吗,你恨不恨我们,你还愿不愿跟我们回家。

 

可她什么都问不出来,只能干巴巴地挤出这样一句。

 

王杰希却像是什么都明白,他勾起唇角,点了点头。

 

“我很好。”

 

虽然是一株没有依靠的藤蔓,但幸运的遇到了另一株。

 

彼此支撑,风雨不惧。

 

 

王杰希的父母三天后的晚上登上了返程的列车,家里还有王杰希的弟弟妹妹在等待。王杰希的母亲一遍遍叮嘱王杰希让他一定记着常回家看看,他永远都有一个家。直到声音哽咽,转过身投入同样眼眶泛红的王父怀里。

 

踏出候车室的一刹那,王杰希耳边仿佛还能听到母亲不可遏制的痛哭声。

 

他抬头去看,这里的天空能看得见漫天星辰,像是通过长长隧道时擦肩而过的火车的灯光。

 

他仿佛又回到了六岁那年,和父母挤在人群里,坐那辆漫长的火车。那么长的隧道,似乎是在路过永远都没有尽头的黑夜。

 

他只能在心里和六岁的自己说,没关系,再等等,等天亮的时候就会遇见他了。

 

再等一等。

 

 

王杰希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在这一瞬间,他忽然非常的想见叶修,去拥抱他,去触碰他,告诉他,就算现在不可以也没关系,他可以等。

 

可以等很久,久到一辈子。

 

他转过身,开始奔跑。

 

从机场附近的旅店,一路转地铁转公交,最后在灯火斑斓的街道上。他越跑越轻快,一路超过人群,穿过拥堵的车流,跳上地铁,跑过天桥。所有的记忆在喘息间复苏至鲜活。

 

 

像游戏里他最喜欢的魔道学者,可以划出最奇炫的弧度,奔向目的地。

 

他在城市的夜里狂奔,踩碎所有的顾虑,奔向十一年来他一直的梦魇。

 

他跨上台阶,抬手在放钥匙的花盆下摸索。

 

冷静的王杰希现在如同真正的十七岁,心脏雷动,他想大声喊叶修的名字,想给他画一百一千张画,想做所有疯狂的事情。

 

 

 

——然后他摸到了一手薄尘。

 

 

05

 

“你哥哥?不知道呀,你们家好几天没有动静啦。不是搬走了吗?怎么你不知道?”

 

“……谢谢。”

 

王杰希没有理会邻居在身后的叫喊,转身下了楼。

 

他奔跑过后的身体还微微发着烫,但很快就会冷下来。就如同他的大脑一样。王杰希在脑海里慢慢思索着叶修可能会在的地点,首先想到的就是兴欣。

 

身后的邻居把门关上,一声响。紧接着又是一声开门的声音。

 

“……大眼?”

 

王杰希浑身一震,飞快地回过头去。

 

“你在门口干吗呢?”叶修从推开的门中探头望他。皱着眉头,脸颊带着不正常的红。他似乎思维有些迟钝,隔了两秒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竟径直向王杰希冲了过来。

 

叶修脚上还穿着拖鞋,跌跌撞撞地摔进王杰希迎上来的怀里,然后伸手扯住少年的领口:“你是不是要走了?你是不是想偷偷地跑?!卧槽,我跟你说王杰希,我养你这么多年,你他妈不能说走就走!”

 

他双眼通红,说话间带着酒气:“你哪也不能去,王大眼,你哪也……”

 

他开开合合的嘴唇被王杰希用唇舌填堵。

 

 

 

王杰希想,这一株温柔固执又坚韧的藤蔓,终于是被他抓住了。

 

 

 

06

 

叶修:你还没成年这样真的好吗?王杰希:我有驾照我不怕

 

07

 

“为什么窗台上的钥匙不见了?”

 

“……沐橙拿走了。说怕我一个人在家里死了,过一周过来给我收尸。……别碰我,我的腰真的很疼,你这个不孝子……滚开!”

 

08

 

门前两株没有支撑的藤蔓相互攀附着,慢慢生长,经过春雨寒冬,酷暑秋荒,在这个夏末的夜里开出了第一朵花。





————————FIN————————




(车开了好久,很不好吃但我真的尽力了ORZ)

祝看到这里的你们平安喜乐,晚安。

  443 48
评论(48)
热度(443)

© 酿茶煮酒醉拈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