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茶煮酒醉拈花

图个开心。

 

【黄叶】鬼使神差

(复健,瞎写)

*

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十五分钟。

黄少天端坐在电脑前,右手下意识地摆弄着鼠标,将一个显示离线的黑白头像不断戳开,关上,再戳开。如此反复。

这个昵称为夜雨声烦的小号才刚建立几个月,目前只添加了一位好友,就是顶着片诡异叶子作为头像的君莫笑。

或者说它存在的意义就是只是为了联系君莫笑。

更确切一点,是为了君莫笑的主人,叶修。

电脑上的时间正正好好跳到22点的时候,君莫笑的头像准时亮起。黄少天从神游中猛地清醒过来,双眼紧盯着早已打开的对话框。

果然没几秒,那方就发来了消息:

【在?】

等待的时候那样急迫,可当叶修真的出现,黄少天莫名又打起了退堂鼓。他指尖在键盘上扣出“嗒嗒”的声响,等了半晌,才回复了一个“在”字。

对面的叶修似乎一直在等他的回复,很快就直接发送了一个视频请求。

突然响起的连线声吓了黄少天一跳,他飞快地伸出手去检查了一下摄像头确实被遮的严严实实,然后鼠标轻点,接通了视频。

视频那方果然是叶修白皙清秀的面孔。他窝在黑色软椅中,背后是空白的墙壁,冲摄像头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虽然看上去没什么变化,黄少天还是细心地发现叶修比最后一次见面要苍白清瘦了一点。眼睛下更是有了浅浅的黑眼圈。

还挥手,心真大。黄少天恨恨地想。

他噼里啪啦打了一堆文字,想了想又全都删掉,咬牙切齿地重新打上一句“开始吧”。可手悬在回车键,犹犹豫豫,半天都没法出去。

视频那头的叶修却不知道黄少天挣扎的心理,他打过招呼后等了半天都没等到对面金主的反应,干脆直接动起手来。

“夜雨先生?那么我就开始了?”

黄少天一怔,从键盘上抬起眼睛就看见叶修的手指已经挪向自己的领口。慢吞吞地解开了第一颗扣子。

作为影帝的圈中好友,黄少天与叶修相识也已经超过五年了。从叶修还被称作叶秋影帝被大家所熟知开始一直到三年前叶修遭到老东家嘉世的打压雪藏,甚至在一年前叶修突然解约失踪的前一个月他还和黄少天一起吃过晚饭。

在这些年里黄少天自然没少看过叶修的手指,他也知道叶修的手指是出了名的修长好看。而他却怎么也没能想到会有一天,坐在电脑前,看自己的好友用那双漂亮的手解自己的衣扣。

……解的相当性感而勾人。

骨肉均匀的手指滑过白色的衬衫,衣扣解开的领口处隐隐约约可以看见精致的锁骨,等解完最后一颗纽扣,左手又返回头来,隔着衣衫,轻轻放在了胸口的位置。中指若有若无地在关键部位画了几圈,一点红色在手指的按压下慢慢顶起了衬衫……

卧槽!我在干什么!!!

黄少天猛地惊醒,双手下意识往前一推,椅子往后倾倒,发出了一阵地动山摇的响声。

被带动的鼠标被线扯住悬在半空,黄少天以违反人类生理的造型摊在地上,头嗡嗡作响。却不知道是因为摔的太厉害,还是视频的内容太刺激。

我他妈到底在干嘛呢?!

我他妈本来是想干嘛的?!

黄少天迷迷糊糊地想着。

好像,是这么回事。

——几个月前传言说一年前忽然神隐的叶秋换了个名字不仅打算卷土重来,还想直接就玩票大的,打算自导自演出一篇鸿篇巨制。只可惜他全部身家都用在了和嘉世解约,完全没法撑起这么大的制作,没有肯合作的投资方,叶修只能一家家地去跑赞助。

叶修当红之时是圈中出了名的高岭之花,不陪酒不陪局,不少人都在身后骂他假清高。此番跌下神坛,少不得人冷嘲热讽,心怀不轨。

黄少天不知道从谁口中得知有富家少爷开了价,五千万买叶修一夜。

如果按叶修以前的性子,至少也得是放两句嘲讽,然后掉头走人。可这一次,他却接下了那位少爷的名片。
八卦的人似乎看得透彻:“他都缺钱缺到那种地步了,还要什么尊严呢?那可是五千万!”

黄少天在一旁听得无端火起,却又找不到人。等好不容易建了个QQ辗转加了叶修的新号,那人却上来就是一条:

【你好,这里叶修,投资吗?】

投投投投个毛线!黄少天气极,当下一拍键盘许诺了一个天价。条件就一个,包养叶修。

最开始黄少天是想吓唬一下叶修,等叶修示弱了就亮出身份,正大光明的帮他。

前几个月也的确是照这个剧本进行的,黄少天还曾旁敲侧击地问过叶修为什么不找朋友帮忙,被一句【你不就是我朋友吗】打发了回来。

黄少天愈发郁闷,觉得和叶修之间的友谊是如此的脆弱且廉价,这么多年的感情都是自己一头热。

他越想越气,扮演的暴发户也逐渐由谈心型向正经“包养者”身份靠拢。言谈间开始故意占叶修的便宜。不得不说,想象着将不听话的叶修压在身下这样那样让黄少天好过了不少。

叶修一直表现的很顺从也非常配合。偶尔黄少天心里会冒出一点愧疚和心疼,然而下一瞬又被莫名地怒火压倒:我还会心疼你!可要是那些真的暴发户呢!你也这样?!

他隐隐意识到了自己的心理有些不太对头,却无从下手理出头绪。

直到三天前,他照例调笑叶修说自己花了钱却吃不到时,叶修忽然接了一句:【这样确实是夜雨先生吃亏,不然这样,既然夜雨先生不想见面,不如就约个时间我视频做给你看吧。】

叶修的话仿佛晴天霹雳炸开在黄少天脑海之中。

在那一瞬间,愤怒失望心疼不甘各种情绪汹涌而来迅速将他吞没。黄少天整个人都恍惚着,胸口闷的难受。

他觉得似乎有什么即将从心口冲出来,引得心脏狂跳。

是这样吗?
原来是这样吗?

他还不能确定。

恍惚的黄少天皱紧眉头,慢慢地打上了一个时间。

他是机会主义者,哪怕对现下自己的状况还不是很明确,却也不愿意放过一丝一毫的机会。
而且,他有预感,那个他已经猜到的答案很快就会浮出水面了。

——时间回到现在。

黄少天躺在地上慢慢理清了自己的思绪。

因为他摔倒时踹到了电源关了电脑,现下屋子里一片寂静。黄少天能听见空调的声音,钟表的声音,和,自己的心跳声。

他想,他知道那个答案了。

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呢!

会因为一个人失踪而焦急,会因为一个人委屈自己而气愤心疼,会因为一个人不信任自己而难过,会……因为一个人的动作而“兴奋”。

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呢!

黄少天猛地跳了起来,开始四下翻找。

他已经知道叶修在哪里了,他要过去,飞奔到叶修身边,先潇洒地把卡甩过去,然后禁止他再做任何找投资的事情,告诉他以后不想找朋友帮忙没关系,但要第一个想起他。

如果叶修不听,就先教育一顿吧,要穿着白衬衫那种的!

黄少天从被子中间刨出手机,刚想预订机票,就有陌生的号码打了过来。

电话那端是黄少天熟悉的声音,带着点懒散的笑意,问道:“少天大大,摔疼了吗?”


——————————FIN.————————


听说黄叶股涨了?

  209 20
评论(20)
热度(209)

© 酿茶煮酒醉拈花 | Powered by LOFTER